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澳门正规赌博网站大全首页财经频道财经要闻国内财经>  正文

澳门正规赌博网站大全

2019年01月17日 11:18:24 东方财富网

  摘要

  【2019第一批!这39家私募疑似失联:有坑惨上市公司的 更有炒股巨亏5亿】1月1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第二十五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涉及浙江东融股权投资、上海奇益投资、上海汇鎏投资等39家私募。(中国基金报)

  1月1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第二十五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涉及浙江东融股权投资、上海奇益投资、上海汇鎏投资等39家私募。同时,协会也表示,已将汇金方格(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508家机构列入失联公告名单,并在协会官方网站(www.amac.org.cn)中予以列示。

  我们来看看这几家拟失联私募机构:去年底上市公司扬杰科技公告,投资浙江东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私募基金产品到期后未兑付。

  上海汇鎏投资曾经作为私募渠道,给晖晗置业进行资金募集,投入上海动迁房项目,但是资金投入不到三个月就玩不下去了,高管、法人代表均失联。上海奇益投资创始人吕小奇是资本市场知名牛散,但是曾经因短线交易被深交所公开谴责,随后又因违规巨量减持被上交所公开谴责。

  

<strong>汇鎏投资:深陷动迁房理财黑洞</strong>

  汇鎏投资:深陷动迁房理财黑洞

  汇鎏投资:深陷动迁房理财黑洞,高管失联

  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显示,上海汇鎏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1月14日,备案于2016年1月14日,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属于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协会将之列入异常机构: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

  

<strong>浙江东融基金坑了上市公司5000万</strong>

  浙江东融基金坑了上市公司5000万

  汇鎏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卜广亮,曾任国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产品部产品总监。从企业信用信息公示可以看到,汇鎏投资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2000万,自然人股东俞婕认缴1600万元,自然人股东刘旭认缴400万元。

  

<strong>浙江东融基金坑了上市公司5000万</strong>

  浙江东融基金坑了上市公司5000万

  

<strong>浙江东融基金坑了上市公司5000万</strong>

  浙江东融基金坑了上市公司5000万

  公司旗下备案了5只私募产品,包括汇鎏尊享物业租金收益权私募投资基金,该基金成立于2017年10月26日。

  据了解,去年有多名投资人爆料,上海晖晗置业有限公司以收购上海市场上的动迁房为由头,以动迁房的租金收入作为给投资人的回报,通过私募债、私募基金以及民间借贷等多种途径进行集资。但到了去年7月下旬,晖晗置业突然宣布破产清算,资金投入不到三个月,项目无法进行下去,其实控人也被警方控制。

  晖晗置业通过私募债和私募基金募集的资金规模大约在1.8亿元左右,晖晗置业私募债的受托管理人上海国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通过线下营业场所向众多个人募集资金粗略估计在15亿-18亿元左右,扣除晖晗置业收购400套左右的动迁房耗费的资金,有逾十亿元资金不知所踪。

  其中,晖晗置业的私募基金募资渠道便是上海汇鎏投资有限公司,所发的基金就是“汇鎏尊享物业租金收益权私募投资基金”。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据投资人介绍,去年4月她认购了汇鎏投资发行的“汇鎏尊享物业租金收益权私募投资基金”,汇鎏投资与晖晗置业签订了租金收益权转让协议及到期溢价回购协议(一年期),晖晗置业将对应的40套动迁房房产全套资料质押给汇鎏投资进行保管并享有违约处置权。当时,私募的最终募集规模大概是3000万左右。

  但是到了去年7月,私募的投资人收到汇鎏投资发布的《汇鎏尊享物业租金收益权私募投资基金重大风险提示》,称基金名下40套房产资料被晖晗置业强行取走。但是当投资人去维权的时候,汇鎏投资的高管、法人代表均失联。

  后来投资者发现,晖晗置业、国赟投资和汇鎏投资拥有同样的实控人田国斌,他曾经担任国赟资产的法人代表、股东和执行董事,2017年3月转让掉公司。田国斌和汇鎏投资的股东俞婕为夫妻关系,后者也曾经是国赟资产的股东。2016年3月,俞婕把国赟资产的股份转让给范炳瑾。2018年6月,田国斌和俞婕都因诈骗罪被上海市虹口公安局逮捕。

  2018年8月初,晖晗置业更是被其他投资人举报。而后,晖晗置业名下300余套动迁房被杨浦区经侦部门查封。国赟资产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侦查,上海公安局杨浦分局对田某等3名公司高管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浙江东融基金坑了上市公司5000万

  浙江东融股权基金投资基金公司是39家疑似失联的私募之一。

  现在很多上市公司,账面上面有点闲钱的话,都爱去买点银行理财产品,或是买点私募基金。有的大赚一笔,比自己主营业务的利润还高,有的则不慎“踩雷”,为维权奔走。

  前年,扬杰科技买了东融基金5000万的产品,现在也拿不回来了。

  2018年11月12日晚,扬杰科技发布公告称,因为东融基金出现流动性危机,公司与东融基金、恒丰银行签订合同,投入5000万元认购的“东融汇稳惠1号基金第二十四期”无法按时兑付本金及基准收益,公司可能面临无法取得预期收益或损失部分本金的风险。

  

<strong>奇益投资,巨亏5亿,还被交易所谴责</strong>

  奇益投资,巨亏5亿,还被交易所谴责

  不仅如此,东融集团代表人叶振称,由朝阳永续销售的东融基金的多数投资人不在债权人名单内。经扬杰科技委托律师事务所的调查,和其他债权人的信息汇总,了解到东融基金和朝阳永续存在资金管理混乱、账目不清等问题,原东融基金总经理张惟到目前尚未给出合理解释。

  扬杰科技表示,具体情况公司已诉讼至法院,并向公安机关报案。但公司可能面临无法取得预期收益或损失部分本金的风险。

  

<strong>奇益投资,巨亏5亿,还被交易所谴责</strong>

  奇益投资,巨亏5亿,还被交易所谴责

  截至去年三季报,扬杰科技货币资金余额为2亿元,并且上述投资金额占扬杰科技2017年净利润(2.67亿元)的比重达到18.73%。另据东财Choice数据,2017年有826家A股公司的净利润低于5000万元。

  据了解,为追回这笔数额不小的投资款,扬杰科技已设立专案小组,与相关方联系并磋商,现场走访核查基金运营现状;委托律师事务所调查分析基金结构及底层资产状况,并启动诉讼程序。

  扬杰科技在2016年底将购买理财产品的投资额度由不超过4.2亿元提升至不超过10亿元。随后公司加大购买力度,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分别实现投资收益4830.73万元、3672.84万元。

  东融基金于2014年7月宣告成立。次年2月,在基金业协会完成登记。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实缴1.1亿元。

  协会备案信息显示,东融基金为其他类私募,其他类私募是可投资非标债权的一类私募基金管理人。

  

<strong>奇益投资,巨亏5亿,还被交易所谴责</strong>

  奇益投资,巨亏5亿,还被交易所谴责

  天眼查显示,姚蕾持有东融基金60%的股份,余下40%的股份为宗永亮持有。

  基金业协会披露的信息显示,1989年9月至1995年9月,姚蕾是杭州拱墅区商业局幼儿园的一名教师,此后还分别担任过杭州武林建筑装饰有限公司、杭州城报传媒有限公司的办公室主任一职。

  

<strong>奇益投资,巨亏5亿,还被交易所谴责</strong>

  奇益投资,巨亏5亿,还被交易所谴责

  奇益投资:巨亏5亿,还被交易所谴责

  上了疑似失联私募名单的还有上海奇益投资。

  这家公司的老总叫吕小奇,在2018年先后被沪深交易所公开谴责。

  公开资料显示,吕小奇是资本市场知名牛散,同时是私募上海奇益投资创始人,该公司善于做金融业大宗交易,奇益投资的大宗交易系列2014年交易量接近800亿元。

  不过,2018年7月12日,吕小奇已将已将股权出质给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为4995万元。

  作为资本市场知名牛散,这位80后吕小奇曾大手笔连续举牌两家上市公司。

  2014年8月,因为操纵股价遭上海证监局行政处罚,被没收违法所得5.66亿元,并处以60万元罚款。

  去年,吕小奇还因短线交易两次遭到过交易所公开谴责。

  从上交所披露的信息看,吕小奇因违规减持被予以公开谴责。

  

附39家私募名单↓

  附39家私募名单↓

  2017年8月,吕小奇举牌南京新百。

  当年8月12日,南京新百股东吕小奇及其一致行动人林雪映披露权益变动报告称,截至2017年8月11日合计持有公司5559.8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其中吕小奇持有4386.68万股。同时,公告显示,吕小奇预计未来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不低于5亿元,并且未透露任何减持计划。

  10个月后的2018年6月,南京新百公告称,吕小奇及其一致行动人林雪映当日减持公司股份4841.4万股,占总股本的4.35%。减持后,吕小奇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南京新百852.45万股,二人合计持股比例仅剩0.77%。

  

附39家私募名单↓

  附39家私募名单↓

  吕小奇其在披露增持计划后,仅增持了1.72万股股份。这意味着吕小奇在远未完成前期增持承诺的情况下,反而大手笔减持公司股份4262.7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83%。

  吕小奇对此解释,南京新百长期停牌是其未能增持的主要原因。至于减持,则是由于近期吕小奇“自身资金安排的需要”。

  上交所认为,吕小奇未遵守前期增持承诺且违规减持数量巨大,与投资者预期明显不一致,可能对投资者投资决策产生重大误导。此外,吕小奇在增持计划过半时,也未按规定及时披露增持进展情况。据此对其予以公开谴责。

  公告显示,吕小奇及其一致行动人林雪映在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8月11日期间买入南京新百5%股份。由于南京新百在2017年2月至8月长期横盘,因此不难测算出吕小奇的举牌成本:以区间股价平均价37.72元/股估算,此次举牌耗资约20.66亿元。

  

附39家私募名单↓

  附39家私募名单↓

  而2018年6月7日吕小奇一口气抛售了4.35%,减持套现金额约为14.7亿元。剩余852.45万股股份按照南京新百最新收盘价9.05元/股计算,价值约为7714.7万元。如果以此计算,吕小奇此次举牌可谓遭遇“滑铁卢”,浮亏约5.19亿元。

  早在2018年5月,吕小奇就因短线交易遭到过交易所的谴责。

  去年5月28日,深交所在官网发布了对吕小奇的公开谴责处分公告,原因是吕小奇存在对欧浦智网股票的短线交易行为。这是首宗因为强平被动减持而被谴责的个案,吕小奇也成为首个因为被动减持而被公开谴责的股东。

  

附39家私募名单↓

  附39家私募名单↓

  2017年2月,吕小奇在二级市场上第一次举牌欧浦智网,取得公司3300.22万股,占比4.999%。当时吕小奇表示,认可欧浦智网的投资价值,希望通过长期持有获取收益。

  到了2018年1月,吕小奇向欧浦智网发出了筹划要约收购的通知,吕小奇拟以现金支付的方式,以12.90元/股的价格要约收购欧浦智网5%的股份。

  但好景不长,是仅仅一个月之后,2018年2月的一波股价下泄导致部分通过资管计划持股的股东被强制平仓,被动减持。欧浦智网“中招”,其控制股东一致行动人触及平仓线,而第二大股东吕小奇通过信托计划持仓的股份也被陆续强制平仓。

  彼时,吕小奇一致行动人所持有的欧浦智网股份就先后3次遭到被动减持,卖出欧浦智网股票合计877.62万股,累计成交金额8696.31万元。

  2018年2月2日,吕小奇控制的鸿轩3号、奇益7号被动减持欧浦智网同时,因信托公司误操作又买入了11万股,构成短线交易。

  在纪律处分过程中,吕小奇提出申辩,称上述信托计划减持股票虽在结果上构成短线交易,但减持行为实际为信托计划被强行平仓所致,非其本人的主动行为,其本人亦无故意或过失。

  但是深交所认为,鸿轩3号、奇益7号、奇益8号本次减持股票虽为信托公司强制平仓卖出,但根据欧浦智网就问询函的回复,在实际履行过程中,吕小奇对下单股票品种、数量、时点有充分的自主决策权,实际控制信托计划的投资行为。

  协会公布第二十五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名单

  最后,我们来看看此次基金业协会公布的第二十五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名单。日前,协会自律核查工作中发现39家疑似失联机构。协会通过该39家机构在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中登记的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无法与其取得有效联系。

  公告发出后5个工作日内仍未与协会联系的私募机构,认定为失联机构。协会认定后将在官方网站“私募基金管理人分类公示-诚信信息-失联机构”栏目中予以公示,同时在该私募基金管理人“机构诚信信息”栏目中予以标示。公示满三个月后且未主动联系协会并提供有效证明材料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协会将注销其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

  附39家私募名单↓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